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金牌甜妻:總裁老公好難纏 > 第70章 現在分手了
    他叫她進洗手間,是為了給她治傷?



    她臉上被肖氏夫妻撓過打過,是疼,但傷不重,連她爸爸都沒有讓她立刻去治傷。



    林宜呆了呆,應寒年已經用棉簽沾著藥水往她臉上的傷口涂抹,藥水滲入傷口又疼又癢,她皺著眉往后退。



    應寒年一把抓住她將她按進自己懷里,一手環住她不讓她亂動,一手給她抹藥,“被撓成這樣,你是跟狗打架了?”



    “差不多。”



    林宜淡漠地道,掙扎了兩下沒掙扎開,忍不住想用手去抓傷口,實在太癢。



    應寒年一把拍掉她的手,薄唇湊近她的臉,在她的傷口吹了吹,吹掉癢意,不容拒絕地道,“不想留疤就給我忍著。”



    “……”



    林宜沒再亂動,任由他給自己擦藥。



    他的臉離她很近,這樣看,他的五官更顯細致立體,英俊又邪氣,一雙眼更是深得像是半山別墅外的懸崖之底。



    他給她擦一處傷口就給她吹一吹,讓她沒那么癢。



    墻上明亮的鏡子里清晰地映出他們擁在一起的身影,他側立在她身旁,身形頎長,低著頭薄唇曖昧地擦過她的皮膚,輕輕一吹,撩著每個毛孔。



    空氣里安靜得有些煩人。



    林宜把眼睛看到別處,語氣淡淡地找著話題,“你一個替人打商戰的,為什么會學醫呢?”



    聞言,應寒年的目光一沉,拿著棉簽的手也頓住,半晌他勾了勾唇角,漫不經意地道,“你也知道我是替人打商戰的,商場如戰場,要我命的仇家一堆,當然要懂點醫。”



    林宜看他一眼,直覺告訴她,他沒有說實話。



    但他撒不撒謊與她沒有半分關系,她也就沒再問。



    應寒年放下棉簽,捏著她的臉左邊轉一下,右邊轉一下,從鏡中查看她的傷勢,滿意地道,“現在還像個樣子,飲食小心些,要是留疤,以后和你上床還有什么趣味。”



    “……”



    林宜無語地看著他,怪不得突然大發善心給她治傷,原來是為了他腦子里的那點精蟲。



    也是,應寒年從來都不是什么好心之人。



    應寒年又在她的臉上輕輕地拍了下,“我好歹教了你整整一個月,結果你連殺人不見血都學不會?簡直丟我的臉。”



    這是指她沒處理好事情,還弄一臉傷。



    “……”



    她的本事自然不能跟他比。



    “勾心斗角最忌諱自己下場親自斗,斗贏斗輸都是下等,懂不懂什么叫暗中下手、隔岸觀火?”應寒年在教她,嗓音低沉磁性。



    林宜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這次事發突然,下次我會籌謀得更全面一些。”



    “嗯。”



    應寒年這才滿意地頜首,合上醫藥箱,不再說話,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跟要吞了她一般。



    事實上,他也這么做了。



    應寒年雙手按在她的腰線上,低頭吻住她的唇,吻上她的細頸,很快便嫌不夠地往下游移,摸索著她裙上拉鏈的位置……



    林宜仰起脖子,迎合著讓他親了幾下,便伸手抵上他的胸膛推開他,一雙眼十分清明地看著他,公事化口吻般地道,“不行,壽宴要開席了,我還有事做。”



    “我親自給你治傷,你要敗我的興?”



    應寒年不滿,繼續在她的刺繡紗裙上摸索隱形拉鏈。



 &nbs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