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金牌甜妻:總裁老公好難纏 > 第694章 原來他是兇手(3)
    姜祈星立刻沖過去,就見牧夏汐正躺在床上,雙眼緊閉,動也不動,他伸手探她的頸,摸到均勻的跳動后頓時松了口氣。



    只是睡著了。



    “六小姐,六小姐,醒醒。”



    姜祈星叫她,牧夏汐睡得正酣,根本聽不到一樣。



    不對勁。



    姜祈星擰眉,在牧夏汐臉上拍了幾下還是不醒,一把掀開被子將她抱起來往浴室走去,他將她放在浴缸邊上坐著,讓她整個身體往后仰去,她的頭枕在他的臂上。



    姜祈星取下花灑調到冷水對著她的臉沖。



    牧夏汐的一頭長發瞬間濕透,冷水刺著她的臉,好一會兒她才難受地醒轉過來,一睜開眼眼中便全然是驚恐,她無意識在他懷里掙扎,忽然轉眸看向他擰起的眉心,立刻不顧一切地抱住他,“姜祈星救我!”



    “……”



    姜祈星被她撞了個狠的,花灑也掉落下來,甩了他一身水,他側過身體,沒讓水濺到她。



    她抱住他的手在顫抖,還沒回過神來。



    “怎么回事?”姜祈星低眸看向懷中的人,“你不是都要登機了么,怎么會在這里?”



    “登機?”



    牧夏汐抬臉一張滿是水汽的臉怔愕地看向他,然后著急地道,“姜祈星,我父親呢?快去找他,他出事了!”



    “二爺?”



    姜祈星不解。



    “這……這我怎么和你說呢?”牧夏汐急得差點哭出來,她從他懷中下來,“昨晚我給我父親送畫筆,他狀態看上去很不好,我還隱約聽到他說什么打啊殺的,我想安慰一下他,一進門就看到他的眼神不對了,他就像是要殺了我一樣。”



    “……”



    “真的,我當時嚇壞了往外跑,卻被他拖進來,他還給我灌藥!后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牧夏汐都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解釋自己的父親對自己動手,“我懷疑昨晚那個人根本不是我父親,是有人易容,對,肯定是有人易容!”



    她父親一向溫和,在母親過世后對他們兄妹也比以前慈愛很多,他不可能向她動手,更不可能露出那樣的眼神。



    “易容?”



    姜祈星微怔,在寒哥之前對付牧羨楓的時候,設計了一場龐大的虛假婚禮,那個時候,他見過化妝的厲害,可以把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可化妝再神乎其神,臉上的那些化妝品抹得再細膩近距離還是看得出端倪的。



    更何況是父女近距離接觸,她會看不出來?



    “你不信我嗎?那人肯定不是我父親,你幫我去救人啊,我是不是該報警?”牧夏汐變得很慌,死死地抓著他的手,“打應……打二哥電話,我求二哥幫忙!”



    這是她第一次叫一聲二哥。。



    如今,能幫上她的只有應寒年。



    “我知道了。”姜祈星答應,看著她一頭濕漉漉的頭發道,“你先把頭發擦干。”



    “我沒心情。”



    牧夏汐焦急得不行,只想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只想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不是真出了事。



    頭突然一陣暈眩,藥效還未完全退散,她整個人往旁邊栽去,姜祈星眼疾手快地去拉她,卻被她拉著雙雙往浴缸內側倒去,他一手抱住她,一手撐向地面,勉強將她撐住。



    這樣的姿勢讓他都有些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