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時來運轉 > 307 大飛的下落
    307大飛的下落

    趙虎說得兒子,當然就是大飛。

    大飛自從被岳華的人砍倒,受重傷住院以后,已經有日子沒出現在我們面前了,按理來說這么長時間也該好了,怎么遲遲不見他歸來呢?我們這幾天也各忙各的事情,暫時把他給忘記了,也沒去醫院看望過他,這會兒閑下來才想起來好久不見他了。

    什么情況?

    是因為我們沒去看他,還在醫院生悶氣呢,還是傷還沒好?

    其實我們從來沒把大飛當一回事,畢竟他沒什么本事,還愛吹牛,動不動就掉鏈子,很不招人待見。也就是他嘴巴甜點,見了我和趙虎就叫爹,見了程依依和韓曉彤就叫娘,在外總以我們的兒子自居,否則根本進不了我們的核心圈子。

    但是仔細想想,最開始跟著我們的人就是他,一路從縣城到榮海,再到現在的蓉城,也算忠心耿耿、專一長情,哪怕我們再困難再危險,他也沒有起過半點叛變的心。

    我們對他的關心確實有點少了。

    吃完飯后,我和趙虎決定去看看他,還買了束花,撫慰一下他受傷的心。

    結果到了花店,我們又因為買什么花而產生爭執,趙虎說買玫瑰,我說玫瑰那是送情人的,應該送康乃馨。趙虎說康乃馨是送媽的,咱倆是他爸爸,送這個不合適。

    我們只好求助老板,說看望兒子買什么花?

    老板詢問我們兒子多大了?

    我說:“三十五了。”

    趙虎說:“扯,剛過了年,三十六了。”

    老板看向我們的眼神頗有點懷疑人生的感覺……

    但老板畢竟是做生意的,別說三十多歲的兒子,就是八十多歲的兒子,一樣能夠湊出一把鮮花。

    “滿天星、紫羅蘭、馬蹄蓮,交叉在一起清香淡雅,病人看了也會有個好心情。”

    “成交,多少錢?”

    “一百二。”

    我和趙虎看向對方,都等著對方拿錢。

    “我沒帶……”

    “我也沒帶,剛才吃面還是賒的……”

    當老大當習慣了,出門都不帶錢了,反正就在火車站附近活動,沒有哪個商家敢收我們錢的。

    可惜這里不是火車站附近,而是醫院附近。

    “也不知道你認不認識我。”趙虎指著自己的鼻子對花店老板說道:“我是龍虎商會的老大,吃喝從來都不給錢……”

    趁著老板還沒把大棒子拿出來前,我和趙虎把身上的零錢都翻出來,最后捧了幾支可憐的滿天星出來。實在沒轍,我和趙虎在路邊拽了一把青草,和滿天星搭配在了一起,老話說禮輕情意重嘛,相信大飛不會怪罪我們。

    也得虧是南方,冬天還能見到綠色,要是拽上一把枯草,大飛還以為我們想咒他死。

    我們捧著青草和滿天星來到醫院,找遍整個住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