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時來運轉 > 694 隔行如隔山
    六94隔行如隔山

    拿下揚州城的喜悅,確實掩蓋了一些中品原石沒有煉成的遺憾,去往無錫城的路上,晨哥還是挺開心的,不斷說說笑笑。兩個多小時的路程,幾乎一眨眼就到了,還是那座城中村,一片繁華中的安靜所在。

    因為我們之前已經來過一次,路口巡邏的守衛并沒刁難我們,檢查過我們的小木牌后,便放我們進去了。

    我們一路疾行,前往代正武的那棟宅子。走著走著,前面路口突然出現一個衣衫襤褸的青年,年齡大概有三十多歲,渾身上下是真臟啊,頭發都打卷了,一縷一縷的,肩上還背著個筐,像個街頭流浪的乞丐。

    一開始我還沒當回事,哪怕是富饒的南方,也有生活貧困的窮人,這個道理放之四海皆準。

    但是后來,我越看這青年越覺得眼熟,試探著叫了一聲:“大飛?”

    那個青年立刻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后,頓時“噔噔噔”跑了過來,一頭跪倒在我的面前,嚎啕大哭地說:“龍爹啊,你快帶我走吧,我真是一天也承受不住了啊……”

    竟然真是大飛!

    我吃驚地把大飛攙起來,問他怎么回事,怎么會變成這樣子的?

    一個三十多歲,相當強壯的漢子,怎么半個多月就瘦了好幾圈,這是經歷了什么樣可怕的折磨?大飛抓著我的雙手,仍舊嗚嗚哭著:“龍爹,那老頭不把我當人看啊,每天讓我給他劈柴燒火,這也就算了吧,干點體力活還好……可他連飯都不讓我吃飽,澡也不讓我洗,我是又累又餓……”

    這時我才注意到,大飛肩上的筐子里確實裝滿了木材。

    煉化東西確實需要燒火,許大師把大飛當下人用,這沒問題,畢竟是徒弟么,學藝的同時干點體力活,算是合情合理。可他干嘛不讓大飛吃飯,不讓大飛洗澡,這是什么毛病,簡直心理變態!

    我把大飛送來,是給他當徒弟的,不是讓他折騰大飛的!

    聽著大飛的控訴,我當真是怒火中燒,恨不得立刻找到許大師,當面去質問他。我才不管他在隱殺組的地位多高,南王都對他客客氣氣的又怎么樣,只要他欺負我朋友,就是不行!

    當初他收大飛當徒弟的時候,又是激動又是感慨,我還以為他會對大飛好,沒想到私下會是這樣的人。

    我氣得渾身發抖,怒火也猛往上撞,抓著大飛的手就說:“走,跟我去找那老東西!”

    大飛當然愿意,立刻跟著我就要走,但晨哥攔住了我,說道:“張龍,你冷靜點,我覺得許大師這么做肯定事出有因,你別什么都不清楚就上門質問,小心沖撞了許大師!”

    沖撞?!

    許大師算什么玩意兒,也擔得起“沖撞”這兩個字?隱殺組上上下下都把他當個寶,我張龍可不把他當回事!在我心里,永遠兄弟最大,其他人都靠邊站吧,天王老子也得讓我三分!

   &n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