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時來運轉 > 708 抬轎子
    708抬轎子

    龍哥!

    李賀春五十歲好幾的人了,還是揚州城黑白兩道的霸主,竟然開口叫我一個年輕人是龍哥,此舉、此聲當然把慕容云和陳不易驚得不輕。慕容云只知道我和李賀春曾經鬧得不可開交,彼此間的仇恨甚至比天高、比海深,李賀春的兒子都被我們閹了,怎么看都不可能再和解了。

    慕容云很吃驚地看著我,完全不明白發生什么事了——我也不可能把戰斧的事告訴他,這和關系好壞無關,涉及國家機密。

    陳不易也是一樣,他知道我在外面混得不錯,但是竟然混到能讓李賀春叫龍哥的地步,而且李賀春還瑟瑟發抖,顯然對我很是恐懼,任憑他閱歷多么豐富也想不通了。

    當然,最最吃驚的還是古致遠,他一開始沒把我當回事,以為我就是代正武的小弟,準備隨便打發我下就算了。結果慕容云的熱情、陳不易的尊敬、李賀春的恐懼,一樁樁一件件全部收入他的眼底,這些人和他都是平起平坐的,對我一個小年輕竟然這種態度,不得不讓他重新審視我了。

    而我淡淡說道:“李老爺子,你客氣啦,來我旁邊坐吧。”

    “是、是……”李賀春松了一大口氣,命人搬了一把椅子在我身邊,接著坐了下來,在我面前始終低頭,像只乖巧的貓。

    看著李賀春戰戰兢兢的樣子,慕容云忍不住“嘿嘿”一笑,低聲對我說道:“阿龍,在你身上發生什么事情我都不覺得奇怪!”

    他們這幾個大家族的家主平時雖然很少來往,但彼此都是認識的,陳不易就和李賀春交頭接耳起來,似乎在問他是怎么回事。陳不易這個家伙一貫狡詐,自從有了制衡他的手段,才讓他稍微安穩一些,不知現在又打什么主意。

    只是不管他打什么主意,李賀春都不敢和他合作,畢竟把柄在我手里握著,甚至為了表明忠心,故意大聲說道:“你這說的是什么話,龍哥雖然年輕,但是有能力、有魄力,我叫他一聲‘龍哥’怎么了?要是沒有他,我們李家就完了知道嗎,我李賀春愿意叫他一輩子龍哥!”

    四周的人紛紛側目,當然各自一臉驚訝。

    我也冷笑著說:“陳主任,你又給李老爺子灌什么湯?”

    陳不易趕緊說道:“沒有,就是閑聊兩句。”又對李賀春淡淡說道:“我就是問你一句,沒必要反應那么大吧?”

    李賀春挺直腰桿說道:“想問我什么,就大大方方問,干嘛這樣藏著掖著?”

    陳不易便指著他空蕩蕩的袖管說道:“這是怎么回事?”

    李賀春說:“被殺手門的給砍掉啦!要不是龍哥救我,我這條命都沒有了,叫他一聲‘龍哥’又怎么了?今兒個趁著大家都在場,我也聲明一下啊,誰和龍哥過不起,就是和我過不去,誰不給龍哥面子,就是不給我面子!”

    四周一片嘩然,鴉雀無聲。

    我心里想,李賀春真是個老油條,為了博得我的歡心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

    慕容云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李賀春好端端干嘛要說這個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