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三百二十六章 洗白上岸
    飄逸,為您精彩閱讀。

    可以說要不是韋蘇提婆一世確實能力靠譜,能壓住貴霜當前復雜的國內形勢,光那兩大破界級高手在朝堂上進行對峙這種事情,就足夠讓皇帝下不了臺了。

    最后南方北方各退一步,沒讓沖突上升到不可轉圜的地步,但僅僅是這么一幕也讓韋蘇提婆一世清楚現在的貴霜就跟炸Y桶一樣,哪怕是有他鎮壓也距離爆炸不遠了。

    因而韋蘇提婆一世思慮再三之后最后還是選擇就在當前舉起靶子,一方面是給于新結盟的盟友羅馬以自信,一方面也是對外轉移矛盾,貴霜現在這個局勢必須要要有一個靶子了。

    在這種情況下,韋蘇提婆一世當著陳忠的面舉起了名為“漢帝國扣押了貴霜求娶公主的使節團”的靶子。

    貴霜這邊不知道漢室什么情況,陳忠等人可是很清楚的,漢室是真沒公主,不過就算有也不可能外嫁,所以也無所謂對方不要臉。

    韋蘇提婆一世嘴上說著希望“和平”解決這件事,看看國內有沒有什么能上臺面的注意,后面的話基本就說不下去了,直接炸鍋了。

    貴霜這國家對于娶漢室公主這件事差不多已經成了歷史遺留問題了,就跟漢室這邊提匈奴南下牧馬一樣,是個人都會表示磕死匈奴

    韋蘇提婆一世如果說別的話可能還很難轉移南北方的注意力,但是娶公主這件事,南方高種姓的反應可能不是那么夸張,但是北方貴族聽了,其他什么問題都可以推遲。

    就算是拂沃德那種和西涼鐵騎打了一架,知道漢帝國確實不好惹的大貴族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都有心再次嘗試,其他的北方貴族現在是什么鬼樣還用說。

    伽卻里這種大月氏王族出身的統帥,直接表示韋蘇提婆一世如果要娶漢室公主,不管是武力迎娶公主,還是儀仗擺開迎娶公主,他們大月氏王族看在同出一家的份上,這邊游騎兵出兩個軍團頂你。

    北方邊郡駐扎的大貴族巴拉克直接表示,陛下,你要是真準備武力迎娶漢室公主,我這邊沒什么說的,巴克特里亞禁衛步兵,一個整編軍團給你撐場子,就算是讓我們打頭陣作為先鋒都沒問題。

    可以說韋蘇提婆一世開口之后,之前劍拔弩張的情況瞬間為之一輕,南方的高種姓還倒罷了,北方的貴族簡直是群情激憤,感覺這一百年間北方貴族就這次團結的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混在朝堂上的阿剎乘以及自稱是大月氏王族,實際上是荀攸的兄弟荀祈的兩人現在可謂是目瞪口呆。

    陳家和荀家現在也就這兩個家伙混的最好,都具有貴族身份,阿剎乘那就不用說了,調解了南北戰爭的瑣羅亞斯德教派的大主教,就算阿剎乘表示不想參會,處于尊重也會邀請。

    更何況老陳家陳忠偽裝的阿剎乘怎么可能不想來參會,不過由于身份的問題,阿剎乘從來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閉目養神,裝作什么都不關注,實際上朝堂上說的每一個字這家伙都記得清清楚楚。

    至于荀家,畢竟偽裝的是大月氏王族,加之接連數次判斷都未出現任何的問題,伽卻里本著自家人的想法,將荀家那位也帶來參會了,算是幫著自己出謀劃策。

    不過進來旁聽的兩人,本來只是準備看看熱鬧,然而除了一開始劍拔弩張差點出一場好戲之外,莫名其妙的拐到韋蘇提婆一世準備迎娶漢室公主之后,荀家和陳家的兩位突然發現貴霜朝堂畫風不對了。

    如果說一開始還處于內戰的畫風,在韋蘇提婆一世開口表示準備迎娶漢室公主,隨后貴霜的朝堂在這倆家伙的感覺之中簡直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樣,甚至出現了一種眾志成城的感覺。

    什么南北沖突,面對韋蘇提婆一世的這句話,全成了過去式,全場激憤,甚至有人直接跪在地上,表示愿為先鋒,一雪前恥,荀家和陳家的兩位表示完全不能理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過眼見當前朝堂局勢,荀家和陳家兩位都很清楚這種一看就是眾所周知的問題絕對不能開口詢問,否則瞬間就會露出馬腳,因而只能暗地里先行觀察,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

    畢竟之前還劍拔弩張的貴霜國內形勢,在韋蘇提婆一世開口之后瞬間就揭了過去,貴霜國內問題就好像猛地被鎮壓了一樣,之前分裂的苗頭也被直接掐斷。

    陳忠自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