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包網 > 校園都市 > 黎明之劍 > 第七百零六章 可怕的家伙
    已經失控的巢穴……

    巴德?溫德爾在愣了一下之后才意識到對方指的是什么。

    “是圣靈平原東部地區地下的……”他抬起頭,看著高文和安德魯子爵,“看樣子你們已經找到它的入口了?”

    “‘入口’問題已經不重要了,整個索林堡地區已經被一株巨大的、從地底蔓延上來的植物占據,那恐怕是你們某種失控的技術產物,”高文直截了當地說道,“而你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去確認那里面的情況——然后活著回來。”

    巴德?溫德爾微微閉上了眼睛:他似乎并沒有別的選擇。

    “我明白了,”他低下頭,“我接受這個機會。”

    “很好,”高文看了安德魯子爵一眼,隨后對巴德點點頭,“那么現在就放松點吧,至少這一刻,你可以暫時脫離囚犯的身份了。接下來,我還有些話要問你。”

    侍從很快搬來了椅子,讓巴德在房間中央坐下,安德魯子爵則因公務離開了房間,當這里只剩下高文和昔日的提豐狼將軍之后,氣氛一時間沉悶下來,直到高文主動開口打破沉默:“其實我一直很好奇,曾經前途無限的狼將軍,到底是經歷了什么才會變成一個萬物終亡教徒——甚至連超凡職業,都從神眷騎士變成了黑暗德魯伊。”

    巴德筆直地坐在椅子上,或許是因為又有了些事情做,也可能是因為面對著“敵國”的統治者,他的頹廢似乎消退了許多。聽到高文的問題,這個隱藏了很多秘密的男人先是沉默,但幾秒種后便發出一聲輕嘆。

    有些事情,本來是他永遠都不打算再提起的,但當他在報紙上看到高文加冕的消息,看到那個被加工成王座的巨大顱骨之后,曾經再怎么堅持的東西,也變得無足輕重了。

    “陛下,您有過信仰么?”他看著高文的眼睛問道。

    高文微微一笑:“如果將某種信念作為信仰,我有,但如果你指的是某個具體的神明,那我沒有。”

    “那么您想必是無法理解一個人的信仰瞬間崩潰意味著什么,”巴德苦笑著搖了搖頭,“尤其是在經歷生死的時候……”

    “雖然我很想現在就糾正你在‘信仰’方面的狹隘認知,但我對你的‘信仰崩潰’更感興趣,”高文調整了一下坐姿,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位從戰神的虔敬信徒墮落為黑暗德魯伊的狼將軍,“讓我猜猜,你面對了什么……神明的真相?你是發現你信仰的神已經死了呢,還是發現祂只是個吃人的怪物?”

    巴德突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高文:“您怎么……”

    “你以為就只有你們直面所謂的真相,背負著所謂的使命么?世界如此廣大,憑什么所有的真相都恰好掌握在一個黑暗教派的手上。”

    巴德急促地呼吸著,良久才終于平復下來,他閉上了眼睛,臉上帶著自嘲的笑:“那我們還真是個笑話了……”

    “這個笑話的破壞性可不小,”高文搖搖頭,“說說你吧,你到底是怎么變成這樣的?”

    巴德緊閉著眼睛,回憶中的畫面在他腦海中一幅幅閃過——

    他記起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季,冬狼堡-要塞對峙區一片冰天雪地,那是他經歷過的最冷的一個冬天,有將近半個月,幾乎每天都會下雪。

    他記起那天騎士團在冰天雪地中巡視邊境,突如其來的風雪干擾了視野,將士們在尋找避風處的過程中偏移了路線……

    他記起那是在帕拉梅爾高地附近,將士們和安蘇騎士團短暫遭遇,風雪中的激戰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在意識到局勢不利之后,他帶領部下向南突圍,嘗試從黑暗山脈末梢的丘陵地帶迂回返回提豐一側……

    他記起那突如其來的襲擊,在黑暗山脈末梢,在靠近剛鐸廢土的地方,已經疲憊不堪的騎士團被那種仿佛血肉巨人般的怪物偷襲,怪物源源不斷地從廢土方向涌來,騎士團寡不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